藝術家分享─吳柏賢:「我使用申內利爾油畫棒維持線條的流暢力道。」

 



藝術家吳柏賢榮獲2019高雄獎優選。他將畫面比擬紀錄片式再現,出讓主導權,將曾經去過場域的身體記憶,以光源作為視線牽引,將藏於記憶編碼的資訊反白,使觀者將自身的生命經驗及其自發事件重製畫中劇情。
這次特別邀請使用油畫作為主要創作媒材的吳柏賢, 幫我們分享申內利爾油畫棒使用心得。

 


 

 

時代:申內利爾油畫棒是以高等級色粉與耐黃變植物油,加上些許礦物蠟製成,能讓藝術家更加無拘無束繪畫出具油畫質感的作品,是否可以請柏賢分享油畫棒的使用特性與表現?

吳柏賢:申內利爾油畫棒最特別的是顏料的連續感。油畫棒和蠟筆很像,但最不同的是它在使用時隨身體的使用力道不同它在畫布上的顏料堆積比蠟筆更厚,但因為本身含油的原因,邊緣不會有蠟筆的破碎感。

 

 

時代:油畫棒和傳統油畫顏料使用起來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吳柏賢:在表現比較身體性的光源線條時,筆刷的彈力有時會稍微抵銷繪畫當下最直接的意識輸出,但因為長年使用筆刷繪畫,其實已經習慣這種抵銷,就像在沙地上跑步就會習慣因沙子滑動而造成的拖拉阻力。但當我使用油畫棒時,因為它本身具有一定的硬度,筆觸的輸出會更直接反應出力度變換,可以維持線條的流暢力道。

 

 

時代:您通常如何將油畫棒應用於創作上? 能呈現怎麼樣的效果?

吳柏賢:除了直接使用外,油畫筆刷和油畫棒結合使用,又有另一種不同的視覺效果。這次的作品我先在畫面上以油畫棒纏繞堆積出我的繪畫對象,接著等油畫棒顏料乾了之後,再上了一層混合鋅白和很高比例的油的油畫顏料,使原來的筆觸覆蓋一層霧面的白,接著使用油畫棒在油料未乾時進行疊合。油畫棒與畫面進行刮擦同時有點刮除上面的白色顏料,除顯現出原先下方的顏色外,也讓原先畫布上的油畫顏料和油畫棒產生混色,形成類似透過光暈探視內裡的霧面雜訊效果。

 

 

時代:有嘗試在畫布以外的基底材使用油畫棒嗎?

吳柏賢:在畫布上使用之餘,我也使用在透明塑膠布上,這時就可以透過透明的塑膠布表面更清楚的看出油畫棒和蠟筆的區別。蠟筆畫過塑膠布,透過摩擦產生蠟質的堆積,稍微偏乾燥,而且透光性較不好,邊緣也是會有些微的破碎感。使用油畫棒時,它是比較透明的,我想是因為裡面有油性成分的關係。在畫過塑膠布時,邊緣不會有破碎的痕跡,比較像是油性麥克筆劃過的感覺,然而油性麥克筆的筆觸因為較濕,會有油墨的流動感,油畫棒則不會。可以想像它比較像是加熱過的蠟筆或是蠟燭,(當然它本身不用加熱),但滑過平滑表面時會因為施力的不同以及轉折停頓點,有厚度上的不同。 而油畫棒在約20度的室溫大概3天乾燥,1個星期後用指甲刮擦表面也不會有掉色的狀況發生,附著度極佳。背後透光時,油畫棒也會呈現微微的透明感。

 

 

時代:是否還有其他關於油畫棒的經驗分享?

吳柏賢:發現油畫棒和用筆刷沾一般顏料畫起來不同的是,它比較不能一次堆積較厚的顏料,因為一般用筆刷畫很厚的油畫顏料時,是有點像挖鮮奶油的狀態,並將之塗於要畫的表面之上。油畫棒是透過施力將摩擦的尖端留下油料痕跡,因此不能做單次高厚度的堆疊。但是它仍然是很平穩的將油料輸出於繪畫表面之上。在光滑平面上,薄薄的、平平的,有身體感地留下有溫度的筆觸。 我發現若要使油畫棒的堆積感更強,可使用較為粗糙的表面,透過有紋理的表面,因為造成的摩擦較多,造成單次的堆積油料較多 。

 



非常感謝藝術家吳柏賢此次的分享,如果對申內利爾油畫棒感興趣,請點擊圖片前往了解商品→
 


 


 

本文章與照片皆屬時代所有,如需轉載分享時請註明來源。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